天柱山
当前位置:主页 > 天柱山 >
借力资本市场实现青岛制造浴火重生
添加时间:2021-09-16
 

  ,打造服务创新型中小企业主阵地。9月3日,北京证券交易所完成注册登记,配套规则的征求意见稿也相继发布。

  相较于创业板,北交所的上市标准,对市值和盈利的要求更低,北交所的预计市值最低标准为2亿元,显著低于创业板的10亿元。但同时,北交所上市的几套条件中,更加突出对企业成长性和创新性的要求,对营业收入增长率和研发收入占营业收入比重等都要更加细化的要求。

  更加侧重中小企业,更加突出创新发展,正如9月3日证监会在例会上透露的信息,北交所将“围绕专精特新中小企业发展需求,形成科技、创新和资本的聚集效应,逐步发展成为服务创新型中小企业的主阵地”。

  构建新发展格局,国家迫切需要依靠科技创新与生产效率的提升来推动国民经济的更高质量发展,抢占全球价值链高位,因此支持一批科技含量高、竞争力强、成长潜力巨大的中小企业极为必要,而这也将给“国内大循环”注入强劲的动力。

  中小企业,尤其是专精特新中小企业,是科技创新的重要“种子库”,也是打破“卡脖子”的重要“后备军”。但长期以来,专精特新中小企业在资本市场上的待遇与其重要性并没有完全匹配,一杯咖啡可能凭借一个出色的故事或模式获得几十亿、几百亿融资,但一个轴承即便做到了隐形冠军恐怕也难以在资本市场望咖啡项背,这显然不利于资本流向实体经济最渴求的地方。

  北交所设立,标志着资本市场的价值导向进一步靠紧实体经济、科技创新、中小企业。而青岛正是一个专精特新中小企业聚集的城市,正是一大批拥有独到技术的创新型中小企业,交织成了青岛雄厚制造业的基本盘。

  北交所设立,是青岛专精特新中小企业的历史机遇,更是青岛制造腾空再起的历史机遇。

  根据方案,将以现有的新三板精选层66家企业为基础组建北京证券交易所,青岛的建邦股份、丰光精密位列其中,均来自青岛的制造业重镇——胶州。

  两家企业来自不同领域,建邦股份主要业务是汽车后市场非易损零部件的开发、设计与销售,同时为客户提供整套完善的供应链管理服务。丰光精密以精密机械加工、压铸制造为核心,扎根于制造业,产品主要应用于工业自动化领域、汽车零部件领域、半导体领域、轨道交通领域。

  此外,青岛还有68家企业在新三板挂牌,其中青岛积成、泰德股份正在冲刺精选层。值得注意的是,泰德股份是一家精密汽车轴承生产企业,与建邦股份、丰光精密一样,都是汽车产业链的重要一环。青岛积成主营业务为仪器仪表,物联网智能水表是其拳头产品。

  不仅如此,青岛还是全国专精特新企业最集中的城市之一,正是北交所的潜在“种子库”。

  根据工信部公示的三批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名单,截至目前,我国“小巨人”企业数量已达到4762家。其中,青岛以97家位列第8,超过长沙、郑州等同梯队城市,也超过广州、南京、武汉等标兵城市。从青岛上榜企业所属行业来看,新材料、高端装备是数量最为集中的行业,此外机械钢铁、汽车机车也是企业数量相对集中的行业。这与青岛当下着重发展的新能源新材料、高端装备等十三条产业链密切相关。

  专精特新“小巨人”,是指专精特新中小企业中的佼佼者,是专注于细分市场、创新能力强、市场占有率高、掌握关键核心技术、质量效益优的排头兵企业。这些企业的重要性丝毫不亚于龙头企业,它们已经在渠道铺设、技术研发等方面建立起了自身优势,同时也具备了一定规模,在各自所属的产业链中,它们已经成为不可或缺的重要一环。

  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数量的增长,一方面显示了青岛新旧动能转换的成果,是创新驱动在市场层面的呈现;另一方面,也显示了青岛中小企业的实力增强,是市场活力的外在表现。

  无论是从企业规模,还是在产业链地位上来看,专精特新企业都是区域经济发展、产业链发展的“腰部”力量,尤其在细分市场的关键零部件、关键技术上,专精特新“小巨人”是实现进口替代、打破“卡脖子”的关键力量,对产业链补链、强链,实现自主化意义重大。

  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虽然许多体量依然相对较小,但均在行业专注和技术实力上首屈一指,近2年主营业务收入或净利润的平均增长率达到10%以上,企业资产负债率不高于70%,极具发展潜力与成长性。

  与大企业相比,中小企业在生产专业化、产品差异化、技术创新速度以及市场自主性、灵活性等方面具有一定的优势。因此以技术见长、形成了行业竞争优势的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就成为让科创与市场融合发展、相互驱动过程中,最后一公里的承载者。

  例如在青岛重点打造的汽车产业链上,青岛海力威新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即东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青岛德盛机械制造有限公司、青岛三祥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均入选专精特新“小巨人”,主导产品分别为商用车旋转轴唇形密封件、商用车转向管柱、曲轴连杆总成、汽车用液压制动橡胶软管,是青岛汽车产业链里的配套生产商。它们在各自的领域,已经建立起了独到的技术优势和丰富的技术积累,足以应对产业链龙头企业下达的各类需求、满足不同需求的产品订单。

  青岛的许多区域,也已经成为专精特新企业的聚集区——例如城阳区,这里聚集了非常多在产业链中话语权颇高,但大众知名度有限的专精特新企业:

  宝佳公司,专注饲料加工细分领域,市场占有率超过70%,成为国家首批专精特新重点小巨人和制造业单项冠军示范企业;

  汉唐生物,专注于体外诊断试剂及检验分析仪器领域,成为省瞪羚企业、知名品牌企业;

  镭视光电,近3年在固体激光器行业全国市场占有率30%,2020年国内同行企业排名第一;

  乾运高科,是中国锂离子电池正极材料10强企业,申请270余项国家发明专利,被认定为国家知识产权优势企业;

  在现代经济体系下,企业的快速发展和做大,必然少不了资本的介入。但长期以来中小企业的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一直没能得到彻底解决,由于抵押物受限、金融中介获取有效信息不足,以及中小企业自身发展风险等原因,诸多优质创新型中小企业想要获得理想额度的间接融资并不容易,在北交所设立之前,中小企业登陆资本市场上市难于上青天。

  事实上,为了拓宽针对中小企业的直接融资渠道,近年来诸多区域性股权交易市场纷纷设立,但这些分散在证券交易所之外的场外市场,并没有获得投资人的青睐,流动性极差、融资效率极低,与之相对的是,沪深交易所几乎从不差钱。

  这种情况下,像青岛这种以制造业见长,靠制造业中小企业形成产业基本盘的城市,在资本市场的“博弈”中就比较吃亏。因为制造业充分的竞争、完善的法规、相对透明的价值链,导致制造业领域里的优质企业,很难讲出一年500%增长的动人资本故事;而且制造业领域产业链环环相扣、供应链把控难度大,也很难像大众消费领域那样通过某个点的模式创新,形成吸引大额投资的资本故事。

  但疫情突袭让制造业的重要性格外凸显了出来,许多资本泡沫吹起的高估值企业,对于打破“卡脖子”、通过创新构建新发展格局并无多大推动作用,反而占据了大量本应流入实体经济的资金,玩起了无中生有的增值游戏。

  北交所的设立,就像是一个资本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信号,既然场外市场难以吸引资本进入,那么就正式设立一个针对中小企业的证券交易所,引导二级市场的庞大资金流入真正需要资本的地方。这对那些精于各自领域市场研发,但难以做出漂亮PPT的青岛创新型中小企业来说,自然是难得的机遇。

  不过,查看北交所的IPO条件也不难发现,这并不是一个普适所有中小企业的证券交易所,企业要有足够的内功支撑起自身的市值、利润率,同时还要有足够的研发投入来保持自身的创新性,只有这样的企业才能乘上北交所带来的东风。

  北交所的“流量”要扶持的,是以科技创新见长的优质中小企业,而这也正是青岛制造转型升级、动能转换的主导方向。北交所能否成为青岛专精特新企业借用资本撬动资源,再现“五朵金花”辉煌的资本平台?我们拭目以待。